山东首富张士平:创业一生老兵不死

  一张中式办公桌,桌子上搁了一个瓷茶杯和一条旧毛巾,桌子背后挂着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。这并不是某位乡镇企业的总经理室,而是山东首富、魏桥创业集团董事长张士平的办公室。

  生活简朴,应酬很少,用的是200块钱一部的手机,从不穿名牌,喜欢吃老婆孩子做的饭,尤其是玉米窝窝头。没有什么专职的秘书,出差经常是独行侠,几乎不接受媒体采访……这是这位百亿富翁的生活常态。

  1946年,张士平出生于滨州魏桥镇一个偏远乡村。家境贫寒,兄弟姐妹又多,所以饿肚子是他儿时印象中最刻骨铭心的事。

  只有初中文化的他,从扛百斤重的棉花包开始,一步一个脚印,不断得到领导重视,晋升之路也颇为顺利。

  经过17年的历练,张士平于1981年被提拔为油棉厂厂长,在黄河岸边的小镇开启了传奇的创业历程。

  邹平县盛产棉花,棉油厂很多,但是张士平管理的棉油厂由县供销社主管,是经营最差的一个。面对这个烂摊子,走马上任厂长的第一天,他就开始大刀阔斧搞改革。

  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,但是在当时计划经济的时代背景下,生产和人力的效率低下是普遍存在的问题。想要在根源上解决,需要权衡好各方利益。

  当时的油棉厂的生意模式很简单——收棉花、加工棉花、卖棉花。这就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:收购旺季人员忙不过来,淡季时大家又无所事事。

  所以张士平的第一把火是让生产可以持续。适逢国家把粮油放开,油棉厂刚好有榨油机可以榨油,于是他把生产从棉花加工拓展到大豆、花生等油料加工。

  第二把火是提升工人的积极性。他打破大锅饭制度,实施超定额计件工资制度,多劳多得调动工人积极性。

  第三把火是鼓励大力上门推销。他勇于打破油棉厂等人上门采购的惯例,大力推动上门推销,把很多原本属于别人的生意都抢到了自己的碗里。

  三把火点燃后,工厂的效益和业绩扶摇直上。不到3年时间,张士平就把乡镇小作坊变成了全国油麻行业利润最大的工厂,也是全国供销工业的利润第一名。

  1985年,全国棉花行业萧条,大量棉花滞销。张士平及时转换思想,决定进入纺织行业。

  从成立毛巾厂开始,张士平抓住国企改革机遇,大步向前陆续进入毛纤、纺纱和织布领域,最终将油棉厂改制成了自己控股、国有参与的魏桥创业集团。

  1995年,10年创业的筚路蓝缕,张士平将魏桥打造成为中国纺织行业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。2003年中国加入WTO之后,他又借助贸易全球化的东风,进一步加快魏桥的规模扩张速度。

  又一个10年,2005年魏桥成为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,产品覆盖欧美、日、韩东南亚等许多国家和地区。

  棉纺行业是高耗电的产业,魏桥一路扩张,一路被电困扰。尤其电力紧张时的拉闸限电,更是直接给生产带来很大的困难。不甘心受制于电的张士平,为掌握生产的主动权,于1999年成立了自己的电厂。有了电厂就有成本较低的电力供应优势,张士平经过反复研究后决定进军电解铝行业。

  2001年,张士平成立了“魏桥铝业”(中国宏桥),主攻电解铝,并在此后像当初发展纺织业一样一路狂奔,不到15年就坐上全球铝业的把头交椅。

  随着魏桥纺织和中国宏桥的上市,张士平的身家亦是水涨船高。《2018年胡润百富榜》现实,张士平家族以65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全国第26名,蝉联山东首富宝座。

  2018年《财富》500强的这份榜单上,魏桥排名第185位。除了“中字头”的国有企业之外,中国大陆民营企业排名在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之前的屈指可数。

  而这份世界500强榜单中,入围的6家中国有色金属领域的企业,除民企魏桥创业外,还包括中国铝业、中国冶金科工、中国五矿、江西铜业和中国有色矿业5家国字号巨头。

  自2012年,山东魏桥创业集团进入世界500强榜单,连续五年上榜,并且排名逐年上升。尤其是在2015财年,整个有色行业陷入严重过剩,有色商品价格大幅下降,全行业企业惨淡一片时,魏桥创业不仅将自己的全球排名大幅提升了71个位次,而且逆市取得令人惊叹的盈利。

  从邹平县魏桥镇起家,张士平的财富版图从棉纺织企业延伸到魏桥热电、魏桥铝业,直至成为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,形成了“以棉纺织为基础,‘纺织-染整-服装’和‘热电-金属冶炼-金属压延加工’为两翼”的产业格局。

  支撑魏桥创业快速发展的纺织、铝业两大主业,却是多年来被认为产能过剩、不挣钱的夕阳产业。[2019-09-04]第一天锻炼后肌肉酸痛第二天是继续练还是等好了再练

  这两大产业已经“沦陷”到什么程度?纺织业从2011年开始下滑之后,就一直未见起色。

  2016年1-8月,我国纺织品服装累计出口额为1783.37亿美元,同比下降3.33%。众多以出口为主的企业,纷纷转向以内销为主,使得国内纺织品内销市场竞争力增大,不少加工纺企将面临倒闭的风险。

  而2015年在世界各地的仓库里堆积了1000万吨甚至更多的铝材,这些铝材足以造出15万架波音747型喷气客机,或者7500亿个易拉罐。

  在产业下行的大背景下,纺织和铝业巨头公司纷纷倒闭,或者及时剥离或缩减主业,转投其他看似更容易挣钱的行业,进入金融、房地产行业的比比皆是。

  但张士平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制造业兴国梦,一直专注于纺织和铝业两大产业,绝不做金融和房地产。

  魏桥集团常常在行业淘汰剩余产能时大肆扩张,凭借压低成本、提升速度实现盈利。张士平将自己的“三板斧”总结为:快、高、低。

  “快”是说魏桥创业迅速的市场反应和项目完成能力,其所有项目基本上都是当年立项当年施工当年投产。比如21万千瓦电厂,电机组建完成,行业平均需要20个月,魏桥只用10个月。

  “高”是指扩张不靠低水平重复建设。目前魏桥集团拥有十大类2000多个品种,高技术含量棉布占到60%。

  “低”则表现在魏桥惊人的节能省耗能力,这需要极强的管理能力。当年魏桥纺织兼并国企滨州一棉时,滨州一棉拥有管理人员300人,财务人员12人,年销售收入1亿元;魏桥销售收入30亿,对应的管理人员分别为20人,财务人员4人。

  敢夕阳产业的红海搏杀,也体现了张士平的胆大与不走寻常路。当然,如果没有他的严密管理、控制和精细化运营,魏桥这艘巨轮恐怕很难平稳度过。

  港股市场上有许多烟蒂,而张士平旗下的魏桥纺织(绝对是烟蒂中的烟蒂,谁能想象,全球最大的纺织企业,PE只有4.4倍,PB只有0.15倍呢?

  如果翻开魏桥纺织的年报,账目躺着近百亿的现金,有息负债不到30亿,而魏桥纺织的市值只有多少?32亿!

  魏桥纺织如果在美国,也许早引来了卡尔·伊坎式的人物,但是在中国的赌场,有中国的赌场规则。国内绝大多数公司说白了还是家族绝对控制的上市主体,就比如魏桥纺织,张士平控制了超过60%。

  当大股东没有股价诉求的时候(内资股),中小股东能得到什么完全取决于大股东的良心。很显然,这点张士平靠不住。

  2017年3月,魏桥集团旗下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宏桥,遭沽空机构爱默生质疑财务造假。质疑的理由是中国宏桥的利润太好了,当其同业利润还在个位数挣扎时,中国宏桥的利润却急剧上升了27.7%。

  爱默生不知道,通过与魏桥纺织的关联交易,中国宏桥的生产成本可以远低于同业。

  爱默生也低估了张士平调动资源的能力,从股价看,大概率被逼空了,很难讨好。

  魏桥纺织因在2015年和2016年向母公司魏桥创业集团违规提供财务援助,秘密向母公司“输血”,受到港交所监管函问责。

  从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看,魏桥纺织似乎确实在停止输血,有息负债在大笔下降,但市场并不领情。

  对魏桥纺织的中小股东来说,对大股东的所作所为,在大股东绝对控股的背景下,除了用脚投票,别无它法,这也导致了这家中国最大的纺织企业,其PE仅4.4倍,PB仅0.15倍。

  中国第一代的企业家群体,他们大多出身卑微,甚至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。但在时代背景的洪流下,他们凭借脱贫致富的决心和实干主义的工匠精神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创造出一片天地。

  万向集团鲁冠球为“浙商精神”留下指引灯塔、红塔集团褚时健的“褚橙”故事依旧激励世人生命不息奋斗不止。第一代企业家不断地退出历史舞台,功过是非留于他人说。

  将纺织和铝业两个夕阳产业都做到世界第一的实干家张士平,在资本市场上的操作却饱受世人诟病。如今荣誉和争议都随他一起归于尘土,留下的魏桥帝国依旧在资本市场书写他的故事。创富规律公式

  老兵不死,只是凋零。如今张士平已然离去,是非功过留于世人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